【学习】活出大学教师的“长宽高”
发布时间: 2019-06-10   浏览次数: 10

作为高校教师,要想对人类有贡献,就要立德、立言。33年的教师生涯,我最大的体会是,高校教师的人生要成为一个立体,而立体是由长度、高度、宽度组成。

生命的高度在学术

学术水平的高度体现了高校教师生命的高度。学术水平高度与人的思想境界密切相关。一个人视野和思维空间,受思想境界的局限。胸怀有多大,学问才能做多大;境界有多高,学问才能做多高。回顾人类发展史,几乎所有伟大的思想家和学术大师都不是从自身利益出发,而是有一种心忧天下的家国情怀。比如马克思,心里装的就是全人类,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之一就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,所以他能够在流亡的情况下完成大量的鸿篇巨制。马克思信仰坚定,心系劳苦大众,其格局和境界都决定了他的学术高度无与伦比。

既然大学老师生命的高度在学术,就一定要实现“三求”。第一要“求真”,即追求真理。第二要“求深”。学术研究像打一口井,达到一定深度的时候,很多灵感就会源源不断地冒出来。第三要“求新”。在学习别人的观点的同时,不重复别人的观点,并且创造自己的观点,生产新知识的才是知识分子。

何谓立德、立言?立德是树立品行,立言是做学问。洪堡大学首次提出大学应该有学术研究的功能,从而开启了现代大学的发展之路,所以高校教师既要重教学,也要重科研。没有科研,教到半路就会黔驴技穷,只有科研才会源源不断地产生新思想。生命的高度在学术,学术的核心在创新。我们要想活得有高度,一定要刻苦钻研,勤于思考,要坐得住冷板凳,耐得住寂寞。

生命的长度在学生

人有两种生命,一种是自然生命,一种是社会生命,对应着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。人的自然生命是有限的。人作为社会人,社会生命则取决于他的社会影响。对于高校教师而言,学术生命就是社会生命,学术生命的长度不可能靠传宗接代,而要靠弟子再传弟子,思想就可以薪火相传。

学生要想让老师在学术上健康长寿,最好是在学术上超过老师。学生水平越高,老师的学术生命就会越长,否则就是边际效益递减,一代不如一代。学生超过老师,人们都认为是名师出高徒。学生影响力的时间跨度和强度就决定着老师学术生命的长度与质量。大学老师有这个天然优势,通过培养学生,名垂青史、千古扬名,这是人生一大幸事。

如果你对自己负责,珍惜教师这个岗位的话,一定要下大力气来教学生立德。德行过关,知识越多越好。德行过不了关,很可能是知识越多越反动,做起坏事来越厉害。做好“立德”之后,就要“树人”,即:传道、授业、解惑。

高度有利于增加长度。学术水平高的人,对学生的吸引力也可能更大,人格魅力也更大,对学生的影响力也可能更大。既然选择了高校教师职业,首先面对的是学生,做学问也还是为了学生。经常跟学生摸爬滚打在一起,也容易产生一些新的灵感,迸出一些新的火花,促进教师自己的成长,这就叫教学相长。

生命的宽度在学科

我们有了高度,有了长度,还要有宽度,才能成为一个立体。对于高校教师而言,宽度代表广博。古今中外的学术大师,研究领域都是横跨几个一级学科,而且卓有成就。

老子的代表作《道德经》,全篇才5000来字,这篇给华夏文明作出重大贡献的经典文献,包含哲学、伦理学等五大学科门类;孔子有“六艺”,内容涵盖六个学科,所以被称为伟大的教育家、思想家;亚里士多德有“七艺”,比孔子还多一艺。亚当·斯密在格拉斯哥大学也是讲授了四门课程,即“宗教”“道德情操”“法律”“政治经济学”,横跨了四大学科门类。

生命要有宽度,而宽度在学科。自工业革命以来社会分工越来越细,连带着高等教育在学科专业的划分上也越来越细。大家的关注点越来越聚焦,从某个角度来说是好事,但是任何事物都是辩证的,我们得到了一些,也失去了一些,甚至失去了更多。术业有专攻,在某个领域成为专家是没错的,比如遗产税专家、个人所得税专家。然而即便研究遗产税,如果不横跨几个一级学科,不吸收各种相关知识,也无法研究好遗产税。世间的万事万物本来是有联系的,若我们把学科专业分得越来越细,就是在不断割裂这种联系,就是在背离事物之间相互联系的真相,离真相就越来越远。

创新需要灵感,思想来自智慧的火花。伟大的思想最开始都是星星之火,火花的产生来源于头脑中多种交叉知识的碰撞。软知识,也就是默会知识,是创新的最重要的一种知识,也即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”。全世界的苹果都是从树上往下掉,掉下来打到的人一定很多,为什么只有牛顿提出了万有引力定律?其中起主要作用的就是软知识。软知识的形成,需要非常复杂的知识结构和广博的见识。我们提倡人文社会科学教师学点自然科学知识,自然科学界教师要打好人文社会科学基础,就是这个道理。爱因斯坦文理兼通,哲学思维发达;钱伟长以物理只考5分的基础转学物理,成为一代大家,主要归功于他的人文功底,也就是软知识和交叉知识起了作用。学术的世界,你可能只在一棵树、两棵树或三棵树上深耕,但只有拥有一片森林,你那几棵树才能茁壮成长。

(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长)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6月10日第5版